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 > 影像 >

看千年茶馬古道 演繹長歌愛別離

2020-01-03 10:43:00 三都澳僑報


一條茶馬古道

一場與南宋有關的穿越


當亞熱帶海洋性季候風,越過麓山山脈,席卷著這條在古時極為險峻的 “南方茶馬古道”白鶴嶺,一道有關南宋記憶的畫面再現古道間。


又是一年茶季到,茶商南鄲從商號手中購得茶葉成品幾十擔,急于送到福州城中加工成精茶。

那一天的清晨,天高風清。南鄲,照常按往年的路線,往返于浙江平陽和福州之間,販運綠茶至福州。


古道西風,一襲長裳蹁躚,一個馬隊緩緩。南鄲手執紙扇,沿著這條坎坷崎嶇且熟悉的古老驛道前行,千斤茶貨在側,馬幫鈴聲陣陣。

忽而,前方不遠的山坳轉角,傳來一陣悠遠的古箏琴音。


槐杉樹下,一位姑娘,玉指輕揚,凝神撫琴,琴聲委婉剛毅,券券而來。弦弦切切,一雙眼眸,如同秋水,眼波流轉,風情無限。

所謂高山流水遇知音,南鄲心生向往。撫琴少女名為素蝶,原系福寧府大戶人家千金,因家中變故,前往福州投靠舅父。因路途遙遠,中途停歇,飲茶撫琴以慰旅途辛勞。


一段風月

一場迷離的艷遇


一番攀談之下,南鄲的風流學富,素蝶的溫婉才情,讓二人相見恨晚,并決定結伴而行。

素蝶的身世讓南鄲心生憐憫嗟嘆,遂撫一曲高山流水。琴音漸響,素蝶拖著綺麗的舞裙,翩翩起舞,水袖在空中劃出完美的弧度,迷醉了眼,也迷醉了心,百轉千長。


夕陽西下,古官道沿途零星散落著數個村落。在晚霞的余暉中,小村上空的炊煙裊裊蒸騰,山中有茶園幾重連,開出芬芳,溢滿茶園。


古時,這里的村落大都過著自耕自給的生活。農人們與世無爭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

秋風所致,山風染盡,野柿子紅了山頭。


途經葉厝村,小村的安逸與靜好讓二人決定在此借住下榻。

一個古村

一場與田園的遇見


老農人葉老根,正把鋤農桑。天道酬勤人不老,年年勤耕歲歲余。一田的地瓜豐收在即,滿框的收成讓老農笑得合不攏嘴。

田埂邊,一群小雞悠閑踱步其間,一位老婦人,打著籃子,撒著糠料。


門楣處,一位農家少女亭亭玉立初成長,正碼放著從山上剛剛采摘下來的野柿子。風干之后,便可做成柿子餅。

屋內,傳出制茶聲,陣陣沁人的茶香飄逸而出。


寒夜客來茶當酒,竹爐湯沸火初紅。農家小院內,少女邀客入座。芊芊玉指,撥一撮綠茶入壺,燙壺的熱水倒入茶盅,茶葉在茶壺內翻滾、散開,清香四溢……

神奇的茶,把寧德這個偏遠的小縣城和外面廣大世界連接在了一起。


南來北往的歲月中,許多民間故事便在這里誕生了。今白鶴嶺古道上仍在傳唱的一首民謠,見證了當時物資貿易的景象:“汐頭妹,嶺頭姨,跳魚上去筍下來。麻竹小年沒筍生,跳魚鉆土捉不來。”

一首民謠

一段千里尋夫的傳說

時間快進到三年后。因疊石鄉商人南鄲久而未歸,其妻張氏,久等心急,便從寧德娘家動身,沿著這條官道步行至福州,并將沿途地名及特征一一記錄。


一日,一位到浙江走馬上任的官員秦朗,他被白鶴嶺的險峻與優美的風景所吸引,興致大發,在摩崖上揮毫潑墨,寫下了題跋。

此時,張氏在尋夫途中遇到了秦朗,便向他訴說起了自己的遭遇。

秦朗聞言,甚為同情與感動,漫漫尋夫路,何時才到頭。為了不讓張氏在尋夫途中迷路,便將沿途地名及特征編成路引歌。



寧德出城西門宮,白鶴山嶺十里長;

全條嶺中亭三座,白鶴嶺頭觀音亭。

直行嶺頭一歇氣,再行五里是彎亭;

彎亭村后是宦溪,宦溪過橋上界首。

界首疊石隔十里,中間一觀名半天;

疊石街中建驛站,覆船嶺下是壇亭……

由于路引歌歌詞通俗,易記易唱,在羅源疊石和寧德白鶴嶺三村一帶曾廣為傳唱。

時光閃回到現代。秋日的艷陽高掛在古官道上空,那歷經千年光景依然不變的石板路,仍舊閃耀著青石的光芒,而物已易,人已非。古時“茶馬古道”的馬蹄聲、吆喝聲,仿佛穿透漫漫歲月的屏障,在耳邊回響。此時的古官道,遠去了那些繁華歲月,像個安靜的老人,滿懷回憶,在夢中重演著它的南來北往?! ?strong>□圖/李在定 文/林翠慧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? 股升网配资